*ST众和:本业不顺,新业不畅,几度纠葛终致暂停上市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1 22:17

*ST众和:本业不顺,新业不畅,几度纠葛终致暂停上市

2018-05-11 20:43来源:蓝鲸财经减持增持/IPO/股权

原标题:*ST众和:本业不顺,新业不畅,几度纠葛终致暂停上市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ST众和(002070)又一次陷入尴尬。

5月10日晚,深交所官网发布了关于*ST众和暂停上市的公告。深交所公告表示,由于*ST众和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根据相关规定,决定*ST众和股票自2018年5月15日起暂停上市。

(*ST众和2017年财报显示,其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为-8.59亿元;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调整前为-5084.88万元,调整后为-2.02亿元;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为-1.55亿。)

随后,*ST众和也对发布了暂停上市的公告,主要内容为:一是宣布公司暂停上市的消息;二是表示公司正在全力以赴自救,避免退市。未来将会收到战略投资人兴业矿业一笔6亿元的财务资助;三是告诉外界公司的传统业务纺织印染板块经营已全面停产,公司还在继续需找“接盘侠”;

但公告开头却表示,其董事许建成因个人原因履职受限,董事詹金明辞职休养,所以不能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

不管怎么说,*ST众和已成为2018年首只暂停上市的股票,命运多舛,前途未卜……

行业阵痛,闹剧不断,募投项目全部流产

*ST众和上市之初的主营业务为纺织印染,但由于纺织印染产业行业的内增长力不足,国际市场需求长期疲软、人力及环境治理成本增加、高毛利率下降,公司募投项目未能顺利进行等各种因素影响,*ST众和的原有业绩不可避免的受到波及。

2011年前后,*ST众和的业绩受主营业务的冲击开始出现疲软状态。这期间,除了来自行业的影响外,*ST众和的募投项目也多次陷入窘境。

2010年6月,当时的众和股份完成定向增发,募集了4.3亿元资金,按照当时的披露,其中一笔资金将被用于年产2200万米高档印染面料生产设备技术改造项目。总投资2.55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2.12亿元,建设周期1年,预测该项目正常年度利润总额为4556.68万元、净利润为3417.51万元。

但仅过了2个多月,该募投项目就发生了重大变故,新建车间的设计方案未获厦门市规划局批准,规划内的土地,地块用地性质被调整为商业金融用地,面临无法实施的境况。而此前,公司并无提示有关用地方面的风险。

尴尬的是,众和股份的项目子公司厦门华印已领取了1212万元中央增投专项补助资金,无奈只能申请退回。

这样的闹剧,*ST众和似乎尤为“擅长”。

第二年,众和股份又在没有通过董事会决议、没有进行公开披露的情况下,将募集资金专户里的8000万元用于收购项目的资信证明金转到了江苏的一家企业的一般银行账户,再将这笔资金用于公司的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最后,众和股份因违规挪用募集资金遭到了福建证监局的责令整改,草草收场。

*ST众和上市之初融资承诺投建的募投项目也因此全部流产,募集资金被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这也让外界曾一度怀疑众和股份上市的目的是为了恶意圈钱。

在经过几次波折后,*ST众和干脆破罐破摔,降低了纺织印染业务的关注度,开始谋求转型。

2012年*ST众和挤进新能源新材料领域,望着高达75%的综合毛利率,欲在锂电池业务上“力挽狂澜”。但这一次决定,并未扭转*ST众和的“阵痛”,业绩反而愈发惨淡。

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对于*ST众和而言,可以说是始料未及,却又在意料之中。

激情“奋斗”6年,只留一堆“烂摊”

2012年7月,众和股份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亿元收购厦门市帛石贸易有限公司不低于51%的股权。当时厦门帛石持有锂电企业深圳天骄科技70%股权以及阿坝州闽锋锂业33%股权。消息一出,市场为之振奋,8个交易日连涨,并获7个涨停,引得业内一片哗然。

2014年对于众和股份,是最为重要的一年。2014年6月15日,众和股份定增募资15亿补血,为发力新能源锂电池材料业务做准备。8月19日,*ST众和公告称,公司拟受让喀什黄岩持有的厦门黄岩100%股权。

2014年下半年,采选锂辉石矿85万吨(一期)主体基本完工,开始陆续小量出矿。政府主管部门临时许可生产规模为35万吨/年。

同一年,众和股份分别于7月和9月两次停牌,对内部股权做了自认为“大刀阔斧”极为复杂的“改革”。本以为此举可以让三个与锂电池业务相关的子公司业绩露出笑脸,但亏损依旧继续,资产负债率开始居高不下。

*ST众和曾头顶锂电池概念股的光环,手中也握有优质的锂矿资源。其旗下的阿坝众和新能源有限公司持有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矿业)98%的股权,对应权益储量为159万吨(以碳酸锂计),约为天齐锂业的三分之一。金鑫矿业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拥有规模较大在产大型锂矿山的公司,也是四川省唯一在采锂矿。

维持这样一座矿产资源,自然就要花不少钱。众和股份本就缺钱,但为了探矿、采矿,公司孤注一掷,拿采矿权作抵押,年利率17%,借了2亿元。

当时众和股份称2015年金鑫矿业扩建项目主体工程已完工,6月中旬起试生产,但选矿生产线还处于磨合调试阶段,达产率不足,共生产锂精粉约2万吨。

众和在同一份公告中预测,金鑫矿业2016年度产出锂精粉6万-8万吨,全部通过众和新能源自产锂盐或委托外加工后对外销售进行测算,全年预计可实现经营性净利润约5亿元。

但是2016年报披露,众和股份当年锂精粉产量仅2.16万吨,比2015年仅提升了10%。

预期业绩大大折扣,无法偿还债务的风险,也让众和股份的采矿权险些被拍卖。

至于为何预期与实际相差巨大?媒体的实地调查或许可以解释。

去年7月,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文称,金鑫矿业85万吨项目基本完工,但环保手续至今还没办完,新采矿权证尚未申请;160万吨项目并未在建。2016年,金鑫矿业从4月份至9月份共生产了6个月,之后的停产并未公告。公告称,金鑫矿业拥有年35万吨临时采矿许可,但证据显示,金鑫矿业只有一处年产5万吨的采矿权。

公告与实际情况不一致,众和股份隐瞒披露恐怕才是罪魁祸首。

这直接导致*ST众合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8.8亿元营收,归母净利润为负4800万;往后2015年众合股份实现营业收入6.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负1.5亿元。因连续2年归母净利润亏损,众和股份被带帽。

这期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许氏父子也开始了频繁减持。截止2017年5月,父子二人共减持18次,累计套现14.2亿元。有意思的是,在这些减持公告中,多次是法院强制实施,减持目的多用于还二人的巨额债务。

图片来源:东方IC

2017年5月11日,*ST众和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裁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2017年3月20日被马尔康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公告还表示,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系其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无关。

四个月后,*ST众和又传来“噩耗”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ST众和董事会也陷入了瘫痪,半年时间,四位高层相继离职。

2017年一年,*ST众和危机四伏,资产负债率已达124.24%,资不抵债。为了缓和债务矛盾,*ST众和也想尽办法自救。纺织印染业务资产彻底停摆,对外挂牌近10亿元出售,但截至目前,这块资产却无人问津。

2018年4月27日晚,*ST众和披露年报及一季报。年报显示,*ST众和2017年度营收7.54亿元,同比下滑14.91%;净利润为亏损10.4亿元,同比增亏422.24%,其上年同期为亏损1.99亿元,归母净资产为-5.33亿元,

*ST众和2018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其营收为4706.56万元,同比下降78.46%;净利润为-5116.56万元,同比下降230.74%。*ST众和预计,其2018上半年将亏损5000万至9000万元。

5月8日,深交所向*ST众和发出关注函,起因都是相关公司2017年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现如今,审计报告的问题还未解决,*ST众和又不得不面临暂停上市。

几年“奋斗”下来,换来一堆烂摊子,*ST众和有苦说不出,战略投资人兴业矿业的6亿救济款能否让*ST众和“起死回生”,谁也不好说……(蓝鲸产经 贾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